这种“老毒物”杀伤力不逊毒蛇

0 Comments

这种“老毒物”杀伤力不逊毒蛇
台湾6人误食盘古蟾蜍5死1中毒  这种“老毒物”杀伤力不逊毒蛇  有过乡下和城郊日子阅历的小伙伴,大多对蟾蜍有所了解。蟾蜍一般出没在夏秋之夜的路旁边草丛,虽然蟾蜍不会主动攻击人类,仍是不少害虫的天敌,可看它浑身的疙瘩,就让人不敢简单招惹。  但近来据台湾媒体报导,在台湾花莲县丰滨乡,有人不光招惹了它,还大胆吃了它的肉,效果酿成了1死5中毒的惨剧。经当地卫生主管部门采样判定,承认6人是因误食盘古蟾蜍中毒。  盘古蟾蜍是什么样的物种?蟾蜍的毒性成分首要在哪些部位、成毒机制是什么?带着一系列疑问,科技日报记者采访了我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讨所(以下简称昆明动物研讨所)生物毒素与人类疾病学科组的科学家。  毒素致死率仅次于毒蛇咬伤  “盘古蟾蜍是台湾岛内体型最大的无尾目动物,全球仅散布于台湾全岛,成体身长在5到20厘米之间,大多数约6到11厘米,体色依环境而异。” 昆明动物研讨所副研讨员李文辉告知记者,广义而言,蟾蜍属无尾两栖类,民间一般将皮肤粗糙、全身散布疣状突起的两栖类物种称为蟾蜍,而将皮肤润滑的两栖类物种称为蛙。除南极洲、马达加斯加等外,蟾蜍在全球均有散布。  在我国,人们一般把蛇、蝎子、壁虎、蟾蜍、蜈蚣或蜘蛛称为“五毒”。就对人类的损害而言,罕有因蝎子、壁虎、蜈蚣或蜘蛛咬伤引起逝世的报导,但因蟾蜍毒素中毒引起逝世的报导却不罕见,致死率仅次于毒蛇咬伤。  30年前,昆明动物研讨所的专家在做资源查询时,在云南西北部发现一种很特别的大蹼铃蟾。当地人说这种蟾会让人手红、痛苦。他们把大蹼铃蟾放在罐子里,受影响的小东西身上就呈现泡沫状分泌物,身体周围集合的分泌物也不断添加。他们把这些分泌物搜集起来,经过枯燥提纯,然后经过尾静脉注射到小鼠体内,效果小鼠竟很快中毒逝世了。昆明动物研讨所研讨员张云说:“试验中,依据小鼠体重,经过尾静脉注射每公斤20微克毒素,就能够致死。这跟蝰科蛇毒的致死毒性在同一个数量级。”  毒性不会因高温而消失  不只是台湾盘古蟾蜍,不同蟾蜍物种,以及一些蛙类都可发作丧命毒素。现在对我国两栖类物种活性成分的研讨提示,身体颗粒腺散布较多的物种含有的生物活性相对较多,简单引起中毒反响。  蟾蜍让人中毒的重要原因,在于其皮肤颗粒腺、粘液腺和身体不同安排能发作毒性类固醇内酯分子。蟾蜍活性物质按结构首要分为蟾毒配基类、蟾蜍毒素类、蟾毒色胺类及其他化合物。  “整体而言,蟾蜍毒素和蟾毒配基的作用相似洋地黄,可振奋迷走神经,直接影响心肌,引起心律失常,还能起到影响胃肠道、抗惊厥和局麻的作用。”李文辉解说道,急性中毒特征常表现为呼吸短促、肌肉痉挛、心律不齐,终究导致麻木而引起中毒逝世。  蟾蜍皮肤、肌肉、肝脏和卵等不同部位均含有毒性成分。中毒途径包含误食及皮肤触摸,即便煮熟后食用也会中毒。李文辉解说说,经煮沸后,蟾蜍耳后腺及表皮腺体的分泌物毒性会下降,但难以悉数去除毒性;有依据显现,蟾蜍卵中的蟾蜍毒素含量高于肌肉,毒力也更强;若毒液直触摸摸伤口进入血液,也可引起中毒。  一旦发作中毒反响,需依据患者的病况临床对症医治。迄今为止,对两栖类箭毒蛙毒素以及其他蟾蜍毒素尚无有用的解毒药,阿托品对此有必定的解毒作用,肾上腺素则无作用。  “以毒攻毒”还能治病救人  蟾蜍毒素能害人可是也能救人。传统医药常用“以毒攻毒”的战略医治人类的疑难杂症。在我国,蟾蜍经加工可制成蟾皮、蟾酥、干蟾、蟾蜍头、蟾蜍胆、蟾蜍肝等贵重中药材,其间临床广泛运用的首要有蟾酥、蟾衣、蟾皮,“六神丸”“蟾酥丸”“麝香保心丸”等药物均含有蟾蜍成分,临床运用作用较好。  张云介绍,现代生命科学研讨提醒,生计战略和协同进化导致许多动物发作了以动物多肽类毒素为主的天然活性物质能够与哺乳动物及人的方针蛋白分子相互作用,且活性高、专一性强,再加上动物多肽毒素因为加速进化所构成的丰厚基因多样性,使得动物多肽毒素这些天然活性物质与人细胞膜受体和离子膜通道的联系,犹如天然的“矛与盾”,是解析生命现象必备的“分子探针与解密器”,也能够说是来自“天主”的药方。  昆明动物研讨所生物毒素与人类疾病学科组长时间从事两栖类皮肤分泌物的研讨,他们针对上文所述的我国特有物种——大蹼铃蟾,系统研讨了其皮肤分泌物蛋白质多肽组丰厚的分子和功用多样性,发作了一系列效果,不久前还提醒了大蹼铃蟾孔道构成蛋白复合物激起无疤痕安排修正的机制。与现在临床上广泛运用的表皮生长因子比较,这种复合物不只能够经过加速皮肤安排损害的再上皮化来促进伤口愈合,还具有减轻伤口水肿、促进无疤痕愈合、抵挡耐药菌感染的特征,为深化解析安排再生和修正及疤痕构成的分子病理机制供给了新思路和新头绪,一起对研制新的疾病医治药物极具现实意义。  相关链接  为什么箭毒蛙不会毒死自己  咱们很难说,在这个世界上哪种动物是最毒的,可是毫无疑问,原产于哥伦比亚、具有金色皮肤的箭毒蛙归于其间之一。其体内毒素的含量,足以杀死10个人。  那么,为什么它们自己不会毒死自己呢?为了处理这个问题,纽约州立大学的相关研讨人员以小白鼠为试验目标展开了研讨。相关研讨宣布在《美国科学院院刊》上。  研讨人员发现,箭毒蛙毒素能够翻开神经细胞上的钠离子通道,而且这个进程是不可逆的,因而能够永久性地阻断神经信号向肌肉细胞传递,然后导致肌肉继续严重不能放松,而心脏更简单受之影响,终究导致中毒者心脏衰竭而逝世。  被人熟知的河豚毒素其实也是经过影响钠离子通道的正常作业而致毒。关于河豚本身而言,它们的钠离子通道因为单一的氨基酸骤变而发作变化,导致河豚毒素无法正常辨认钠离子通道,这样河豚毒素对河豚本身就没有任何损伤。  那么,箭毒蛙又是怎么防止自己中毒的呢?  研讨人员找到了箭毒蛙幸免于毒的骤变氨基酸。他们在箭毒蛙肌肉中找到了5种天然氨基酸代替品,并在小白鼠的肌肉中进行了测验。当小白鼠的这5种氨基酸被替换成箭毒蛙的骤变氨基酸之后,小白鼠的肌肉也彻底能够反抗箭毒蛙毒素。  为了弄清楚到底是哪一种氨基酸骤变起作用,研讨人员对这5种氨基酸进行了逐个代替和扫除。效果标明,箭毒蛙对本身毒素的抗性首要来自于单一的基因骤变。而在这之前,由哈佛大学研讨团队进行的一项研讨标明,箭毒蛙对本身毒素的反抗性源于多种要素。  虽然这间隔揭开箭毒蛙毒素之谜更进一步,但并不意味着咱们能够找到解药,就像关于河豚毒素相同,现在也还没有已知的解药。但找到这种基因骤变,有助于让那些因本身毒素而濒临灭绝的青蛙存活下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